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流行新词语点评(待续)

流行新词语点评(待续)

1.蹭凉族

气温居高不下的日子,市民纷纷寻找纳凉避暑的地方,各大超市、银行、书店等冷气充足的场所挤满了人,享受冷气不用花钱,这些人被称之为“蹭凉族”。但由于超市基本处于封闭状态,人流量又大,因而空气流通不畅,长时间滞留容易患上一些呼吸道疾病。

【点评】以前只有蹭饭,现在有了蹭凉。蹭饭是个人对个人,是个别行为,蹭凉是个人对公共场所,是大众行为(“集体无意识”)。蹭凉提高了公共场所设施条件的利用率,也节省了能源消耗和市民开支,虽然人流量太大会产生负作用,但在一定范围还是利大于弊。商家虽然增加了保安的麻烦,但也赚了人气。总之这不是一件很坏的事。

2.打酱油

2008年初,当广州电视台在街头随机采访市民时,问及“你对艳照门有什么看法?对陈冠希等明星又有什么看法?”某男子从容应答:“关我事,我出来打酱油的。”“酱油男”“酱油党”等网络用语也因此派生。后来,网友用“打酱油”回帖,相当于“路过”的意思。其语义暗含,虽在道义上确实关注某事,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但或明哲保身,或不屑回应,遂以“打酱油”为托辞敷衍塞责。表面上无可奉告,其实流露出对现实的无奈。

【点评】“打酱油”一词已经流传很广,尽管现在几乎没有酱油可打,但该词以其形象性、俏皮性和通俗化而为广大网民喜闻乐见。它反映了大众对公共话题的冷漠,信息的海量喷涌使越来越多的市民无动于衷,也流露出个人对现实走向无能为力的无奈与与自嘲。民众再也寻不回当年那种对政治和国家的狂热,更不用说“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牺牲精神,对公共事务的热心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身上。

3.待富阶层

20081113日,厉以宁教授做客强国论坛,在回答网民质疑张维迎教授在《小康》杂志访谈时提出的“中国所有人都是改革受益者”的问题时,提出了一个新论点,即中国的穷人不应叫穷人,而应该称为“待富者”。此言一出,迅即遭到众多网民的批判。

【点评】将失业称为待业,将落后称为后进,在修辞上自有妙用,比如有利于在观念上抹平差别,平衡人与人的关系,缓和歧视与冲突,等等,但真相毕竟不能掩盖。穷人的本质一般并非致富的步伐比别人慢,而往往有体制上的原因,换成“待富”的招牌,并不能推卸和减轻政府和社会的责任。学者玩弄名词掉包的把戏,对改变现状毫无意义。

4.躲妈妈

有网友发帖称,河南省信阳一名姓竹的留学生,取得博士学位后移居加拿大,8年不与父母联系。发帖者称,由于长期的压抑和对儿子的思念,其母亲先后罹患癌症和糖尿病,而这位博士非但没尽赡养义务,反而一个电话都没打回家。近日,媒体记者证实了该事的真实性。网友称此事为躲妈妈事件。该词可以应用到所有长久不承担赡养义务,且躲着父母,不与老人联系的子女们。

【点评】刚刚听说“躲猫猫”,现在又听说“躲妈妈”,一个“躲”字,惟妙惟肖地刻画了部分年轻人忘恩负义、屏蔽父母的所作所为。这些年轻人往往学历高,收入高,年薪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住着别墅,开着小车,但他们也许一心为了自身事业的发展,也许一心为了经营小家庭,也许一心为了自己的生活质量和吃喝玩乐,对留在农村和老家的父母在经济上一毛不拔,在精神上很少或没有联系,甚至对父母生病也不闻不问。连小学三年级学生都会背诵的“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亲子之情,被这枉读几十年书本的“大博士”给丢在爪哇国了,这是教育的过失,还是个人品德的欠缺?其实一个人可以躲得过亲情孝义于一时,但终究躲不过道德良心的谴责!

5.琢磨权

近期以来,民众对政府的一些质疑,常常是在网络上体现。比如岁市长全票当选引发民众人肉搜索,随后更是以沉默应对各种质疑。对于此类官员的任命或是言行,有些网友自嘲没有什么选举权,更没有什么监督权,但是网友们有自己的的“琢磨权”。在这里琢磨权实际上就是一种质疑,一种表达对某些官员或是官员上任流程的质疑。这种质疑既包含着积极的态度,又包含着无奈的情绪。积极是因为,对于某些事件,我们的脑子还在转;无奈是因为我们只能在脑子里转。

【点评】面对不时发生的疑点重重、质疑多多的新闻、突发事件,一些网友自嘲没有任命权、选举权、质询权,因而只能行使自己的琢磨权。这实际上反映了国民对政治体制和民主机制的不满,但在我看来,倒是反映了我们社会的重大进步。那就是曾几何时,当时的我们连“琢磨权”都消失了。那时候,你心里有什么别样的想法,会被逼着交代出来,然后被打成“反动思想”。事实上,那个年代我们普通人不可能产生或者很难产生属于自己的想法,因为我们的脑子被彻底地“洗”了。而现在至少“我们的脑子还在转”,有“思想自由”,能够产生与主流意识形态不完全相同的看法,尽管没法全部表达出来,动不动因有所谓“敏感词语”而遭屏蔽,但至少还可以把自己想的在一定场合“说”出来。所以有人说:趁着腹诽罪名已经消失,而测脑的科技还不发达,尽情使用我们的琢磨权吧。

6.知识混子

知识混子,是指心思没在学术上,所做的工作是想方设法游说官方采用他们的主张,或为集体利益集团说话,顺便从中分一杯羹的一群人。这些人或顶着某校的教授名号透支高校名声,或干脆自己成立个机构到处忽悠。

【点评】其实这里说的是“知识混子”中的上层,例如大学教授,而普通单位的知识混子只是依靠毕业文凭的“原始积累”一年年地混过来。这些知识混子每年东拉西扯拼凑些学术垃圾来应对职称考核和科研成果考查,然后水到渠成一级级地熬得高级职称和相应的工资待遇,靠着饿不死也富不到哪儿去的薪水和补课费过生活。知识混子的大量存在反映了在机关、事业以及国有垄断企业单位奖勤罚懒机制不健全,制度改革不到位,缺乏激励机制,以及“能上不能下”的官本位遗害。那些祸国殃民的教授就不能用“知识混子”来称呼而只能说是知识分子中的蠹虫了。

 

说明:新词来源为《新词:囧时代》(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5月)

 

分享到:

上一篇:《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教学赏析

下一篇:近期报刊文史知识差错举隅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