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现汉》对“阿飞”的释义应当修改

《现汉》对“阿飞”的释义应当修改

陈林森

《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第5版(P1)对“阿飞”一词的释义是:

【阿飞】指身着奇装异服,举动轻狂的青少年流氓。

这个定义不符合改革开放以来国内形势和人们观念所发生的变化,对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少年有明显的误导,亟需修改。

吉林文史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词谏》(吴再著)指出了《现汉》关于“阿飞”一词的问题,认为这一释义已落后于时代,但吴先生重点是针对原释中“身着奇装异服”这一义素提出异议,其参考建议貌似是取消这一词条。笔者的意见是保留这一词语,但应作重大修改。

《现汉》的释义打上了鲜明的时代烙印,缺乏法制观念,用“左”的眼光看待青少年的穿着与举动,草率地给具有某些非主流思想或有某些叛逆性格的青少年扣上“流氓”的大帽子,反映的是改革开放之前的意识形态,同时该词适用原释的使用频率在当今几乎为零,在语言实践中不再具有使用价值。

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大陆对人们的穿著打扮、行为举止的宽容度加大了,法制观念增强了,对“流氓”的界定更为严格,1997年修订《刑法》,流氓罪已被删除。今天,人们在口头和书面使用“流氓阿飞”的机会也更少,“文革”期间城市街道设立“打击流氓阿飞、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简称“双打办”)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随着改革开放深入,人们的观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如今人们看惯了各种“奇装异服”。穿一件露背装,着一条紧身裤,没有人会把他当作阿飞。正如《词谏》所说,“如果这个释义继续存在,首先要查封取消全世界的模特儿行业,哪个模特儿不以标新立异为荣,那种冷艳的张扬就不知比‘轻狂’还严重得多?(应说“还严重多少”——引者)”可能考虑到这个释文的欠妥(与2002年增补本一字不差),2004年出版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对“阿飞”的解释修改为:“指穿着打扮怪异、举止轻狂、作风不正派的青少年。”给这部分人摘掉了“流氓”的帽子,增加了“作风不正派”的限制语。但“作风不正派”的说法似已不合时宜。众所周知,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作风不正派”专指男女关系不正当。在性禁锢的年代,这是一条最肮脏的错误,是一个侮辱性的称呼。今天“作风”一词不再专指“男女关系”,虽然有时仍带有暧昧的色彩,但已不再是能置人于道德深渊的罪名。建议将“作风不正派”改为“行为不端”(比“举动轻狂”更严格)。虽然“不端”与“不正派”在词典里是同义语,但“不端”毕竟涵义宽泛些,不会使人光朝男女关系上想。而且用“行为”代替“作风”,可操作成分增加了。今天人们称那些举止不端的不良少年,一般地是使用“小混混”而不再用“小阿飞”。像海默《城里来的姑娘》(1956年第3期):“最近她竟和一个比她少十岁的男人结了婚,这个男人打扮得像阿飞。”这样的描写已经恍如隔世。考虑到社会习俗和观念的发展变化,还可在句首加“旧”字,点明“阿飞”这个概念现已基本不用,即使偶尔还在使用,其内涵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王家卫执导、张国荣主演的香港电影《阿飞正传》,所塑造的主人公旭仔[阿飞]只是一位孤傲、叛逆的青年,并不坏人),在今天的网络和媒体上使用“阿飞”一词常常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名或昵称。考虑到“阿飞”一词在过去一个时代曾经是常用词,在历史的特别是文学作品中还有存留,故建议释文修改为:

【阿飞】旧指穿著打扮怪异、举止轻狂、行为不端的青少年。

 

【附】吴再《词谏》一书对“阿飞”词条的批评:

阿飞(P1)注释:即page,指该词条在修订本中所在的页数,表示该词在修订本正文的第一页,以下依此类推,不再复述。

  【原释】指身着奇装异服、举动轻狂的青少年流氓。

  【商榷】改革开放之初,当第一条牛仔裤、第一件花衬衫、第一款超短裙、第一套比基尼在中国内地出现时,国人是何其惊讶:衣服咋能这样穿呢?成何体统!我们习惯了蓝色海洋,习惯了四个兜的中山装,就如清朝臣民习惯于长袍马褂,所以,服装的观念也深深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偏偏最先接受新事物的往往就是年轻人,而在我们的老先生眼里,只要是没见过没穿过的便是奇装异服,假如又不听话(而听话就是好人的最大标准),假如还叼着一根万宝路之类的,从此定格为阿飞。如果这个释义继续存在,首先要查封取消全世界的模特儿行业,哪个模特儿不以标新立异为荣,那种冷艳的张扬就不比轻狂还严重得多?恐怕辛迪·克劳馥要下岗了!而范思哲、皮尔·卡丹更是制造阿飞们的策源地与兵工厂了。现在更不得了,除了服装奇异,港台歌星的头发更是离谱得很,像王菲,像李玟,她们莫非也是女阿飞?!只要不犯法,青少年的事还是让历史去检验吧,别再老气横秋地念紧箍咒了。

  【参考建议】我们很欣喜地发现,这个词的使用率越来越低,就让它自行消亡吧。生活中的阿飞并不太可恶,真正令人皱眉头的还是政治上的阿飞、文坛上的阿飞以及各类道貌岸然的阿飞。董桥说得好:时代要有生机,语文要有新意,否则山水人文转眼都老得优雅不起来了。

 

 

分享到:

上一篇:“大张(加)挞伐”与“林荫(阴)道”

下一篇:《光明日报》一篇千字文竟有5个错别字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