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博友情缘结硕果

博友情缘结硕果

陈林森

我与博友“北董南潘”先后在北京和嘉兴会面的消息,经本博客宣传以后,在企博网一时传为佳话。企博网名博阿牛赋诗一首:“本是陌生人,今日得相识,南潘与北董,四海一家亲。”《会见(企博)网友》一文被版主选为日报生活版推荐文章,最近多日在网站的弹出窗口出现。董向前先生1023在上文的跟帖中说出了肺腑之言:“说心里话,这样的网下联系真是不多。未来看是一个趋势。我兄弟就是在网上结识一帮朋友帮助他开展业务,创造出很多的奇迹。”这就是生意人的眼光。企博友集中了大批有眼光有魄力的企业家、经理人,还有各种职业的成功人士,在这个意义上,企博网博友的联系信息岂不就是一种宝贵的资源吗?然而,我觉得在企博网还存在另一种博友情缘,那就是博友在学术上互相学习,互相支持,在知识上互相切磋,互相借鉴。知识就是力量,信息就是财富。例如我的拙著出版,在第一时间向本博网友报告了这一好消息后,引来很多朋友的鼓励和支持。再如,企博网早期领袖、被博友们尊称为“大师”的一清先生涉足语言文字领域的著作(他自己称为“大博文”)——《汉字最近有点儿烦》今年7月在商务印书馆出版,蒙作者垂爱,在第一时间给本人惠寄了一本,引起我强烈的兴趣和学习的愿望。欣喜之余,我也在第一时间在本人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恭恭敬敬的读后感《一清的新书》(后改题为《友谊和学识的春风》),没想到拙文又被收进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内部刊物《中国语言资源动态》2009年第5期。这一期是专为推荐一清的这本被誉为“网络时代语文热点丛书”之一的专著而编印的,是“中国名博沙龙”——《汉字最近有点儿烦》出版座谈会的专题报道,除了座谈会简讯、与会名人发言摘录,还有全国各地的博友发来的特稿以及相关链接。我的拙文也忝列“特稿”之中。来自企博网网友的文章,除了本人这篇以外,还有闲砚女士的《一清为啥有话要说》一文。另外,除了这两篇专稿,还有好多条企博网网友的跟帖的辑录(即“相关链接”),计有:杨键桦、何东兵、潘荷芬、屠丹、星星等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可不可以说,这是企博网的一次很有意义的“聚会”呢?如果说博友会见是从网上走到网下,那么博文汇刊则是从网络走到传统纸媒。精神能转化为物质,信息能转化为财富。博友情缘结硕果,友谊也是生产力。企博网是藏龙卧虎之所,如果网站和网友付出各自的努力,用各种方式提供更多的平台,一定能在本网上出现更多的奇迹和佳话,博友们能在博客上收获更多的成功和喜悦!

以下是我的“特稿”——

友谊和学识的春风

陈林森(江西省某中学高级教师、企博网名博、网上语言监督专家)

今天在我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本刚刚收到的邮件,是从北京的商务印书馆寄来的,拆封一看,是一清的大作——《汉字最近有点儿烦》。在企博网,一清先生是知名的“大腕”,拥有很多粉丝,特别是女粉丝。网友们都尊称一清先生为“大师”。我所知道的,他还是毛泽东问题研究专家,在凯迪网上经常可以拜读到他的最新研究成果。没想到的是,他对汉语言文字也颇有心得,而且有很深的造诣,已经得到国内权威专家的认可。

这本书的内容是讨论汉字繁简之争的,针对的是近期国内少数学者提出的恢复繁体字的主张。书中以全球视野和历史的纵深眼光,引用了“五四”以来汉字改革历程中的大量史料,特别是蒋介石政府上世纪30年代的某些鲜为人知的尝试,为我们勾画出汉字简化这一必然趋势,无可辩驳地捍卫了简化字的功绩和地位,对于在汉字简化问题上的“泛政治化”倾向进行了批判,既观点鲜明,又有宽容平和的风度。该书不仅史料翔实,而且图文并茂,插印了不少能说明问题的历史图片和珍贵影像,给人更多想象的空间。作者文笔干净漂亮,可读性甚强,在语法上挑不出什么毛病(我可是有“咬文嚼字”职业病的啊),可谓炉火纯青。特别是作为老资格的博客写手,该书借鉴了博文风格活泼调侃的长处,使读者在增长知识、提高认识之余,亦收解颐之效。

一清的论辩,不仅引起笔者的共鸣,而且笔者本人也赞同这种观点,只是没有卷入这场论争罢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推广汉语拼音和推行汉字简化方面的努力是行之有效、有目共睹的。我20世纪50年代入庠启蒙时,用的就是繁体字,第一课“开学了”三个字就有两个字是繁体。后来逐步推广简化字。这对于普及文化、减轻儿童识字负担、提高教学效率,功不可没。

汉字有实用和审美两大功能,实用自然第一,一切工具概莫能外。即使是审美,笔画太繁的字,看起来一团漆黑,何美之有?相反,书家往往简而化之,简朴优雅,潇洒俊逸,更显美感。书中所举“龟”字的繁体,笔画多得难以尽数,不对它放大,你很难看清它的笔画、笔顺和内部结构,而且字形很难解说,如果让小学生去学这样的字,困难可想而知。不如简化的“龟”字,笔画虽简,形体丰富,而且科学合理,“鱼”头说明它与鱼极似,故从鱼,而尾巴还是保持了龟的形状。这样的个例,不是能收到一以当十的效果吗?至于某些人以简体“爱”字省去繁体“”中的“心”字为由,对简化字大加挞伐,上升到道德文明的高度,不过是玩弄文字游戏罢了,实在是不足为训。在科学昌明的今天,谁不知道“爱”这种高级情感活动并非由“心”这种器官产生的,这类意见的牵强附会由此可见一斑。

封面勒口上有一则作者简介,称一清是自由撰稿人。这也是我不远将来的归宿。简介上的照片是大家熟悉的博客上的个人形象照,也就是一清的标准像,让我感觉亲切。据说这本书是作者用了7天时间写就的,作者的才华可想而知。一清先生在书中说,几十年来的文字改革工作,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在做,而是国家集中了众多的国之精英,反复讨论和研究,是他们集体智慧的结晶。今天,如果我要说,一清先生这样的为中国历史和文化事业辛勤耕耘,并且才华横溢、成果卓著、年富力强的人,不管他是在体制内还是在体制外游走,都同样可以被我们称之为“国之精英”,恐怕不会有很大偏差吧?

(本文首发于企博网:http://chenlinsen128.blog.bokee.net/ bloggermodule/blog_viewblog.do?id=3716549

以下是闲砚女士的“特稿”——

一清为啥有话要说

闲砚(本名牟洪,任职于山东某公安机关)

收到书前,我一直在想:一清先生有啥话要说呢?收到书后,立刻用它换掉手里正在读着的其他书,想尽快知道一清先生都说了些啥。

这本《汉字最近有点儿烦》是一清先生的近作,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话题围绕“废简复繁”的争论展开。

一清先生侃侃而谈,在书中说了很多道理。比如中国文化的传承,国家统一等话题,其中大量史料、资料的引用,表明了他审慎的态度和宽缓的风范。用他的话说,这是一次关于汉字的旅行。

是,旅行归来,收获颇丰。我一个自认为对汉字极有感情的人,第一次对简化字,不,是汉字,有了那么多的认知,我很感谢一清先生的书,感谢他和他的同仁为此做出的努力。从一清先生的文字行踪看,网里网外,他一直在做一些文化传播与交流的事情,这令我敬佩。

一清先生的话建立在调查和研究的基础之上,这就比那些只凭一腔激愤的人说的话不知要慎重多少、负责多少、可信多少,因此也就高明了多少。以情感说话固然能够打动人,而以史料、史实、事实说话就更具说服力,当然也不乏打动人的力量。

常常,我觉得这些年,我们似乎激愤(激情、愤慨)多了些,理智(说理、智慧)少了些,这不免影响我们的判断力和对问题的讨论。

汉字从诞生至今,是个符号化的过程,它并不像我一直认为是想当然的由繁到简的过程。在它的幼年时代,也曾有过极其简约的阶段,但随着数量和功能的增加增强,它毋庸置疑地走到了繁复,可那似乎不是祖先的初衷。说繁体字才是正宗,那我们该到哪里认宗?若直指源头,那我们只好画画了,(想想,那样我们写篇作文可费了劲了!)而且很多字一开始就有异形,我们找谁定夺?

我最不明白的是,简化字怎么就“隔断了中国文化”?在我看来,这个看似深刻的说法相当浅薄,是对五千年深厚的中华文化不负责任的轻薄与轻慢。我想,提出“废简复繁”的人大概不少和我一样,主要是通过简化字学习了解了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传统文化。当我捧读一本繁体字的《诗经》《红楼梦》时,并不比看一本简化字的《诗经》《红楼梦》有更多的愉悦,而接受的信息几乎是相同的。作为一种文化传承的载体,文字更多的是一种工具,而工具,同样的效能当然是简便为好。借助简体字获得教育的人,回过头来责难简体字,我觉得不管是幼稚也好、无聊也好、丢人也好,那真是一种忘恩负义。

此前,我对简繁废复的讨论并无太多兴趣,觉得是一个很没意思的话题。今后,我会坚守简体字的使用,而且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会影响我对“中国文化”的学习和吸收。

我以审美的态度欣赏繁体字,以感恩的心情使用简化字。此刻,我真希望这个“繁”字能简化些。

(本文首发企博网:http://xianyan.blog.bokee.net/ bloggermodule/blog_viewblog.do?id=3755159

 

说明:

1.以上两文在《中国语言资源动态》2009年第5期发表时对博文有少量必要的删改。

2.有关图片见本博图片专栏相关主题。

分享到:

上一篇:“秀州”还是“秀洲”

下一篇:我给学生讲句式的仿用

评论 (5条) 发表评论

  • Lao Chen (阿牛)
    Lao Chen (阿牛) : 沉痛悼念!!! 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31日早上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

    2009-10-31 14:31

  • 潘荷芬
    潘荷芬 : 陈老师也从网上走到网下,我应该跟你好好学习。

    2009-10-30 12:44

  • 东北向前
    东北向前 : 网络时代的传奇,需要有激情的人做些有火花闪现的事情。

    2009-10-29 14:19

  • 闲砚
    闲砚 : 陈老师好!最近由于忙于家事,加之凤体欠安,已经几日未能上网了,今偶然上来看到了您的留言,过来问个好,并祝您快乐!日后再来拜读文章。

    2009-10-29 11:50

  • Lao Chen (阿牛)
    Lao Chen (阿牛) : 博友情缘:西塘美景是一流,山外青山楼外楼。水乡风光看不尽,博友情谊心中留!---读陈老师博文《潘总陪我游西塘》感言。

    2009-10-28 23:27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