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部分语文教师的写作水平堪忧

部分语文教师写作水平堪忧

陈林森

最近应约为北方一家语文报审校两期报纸,虽然有的稿件质量尚可,但总的来说很不理想,有的稿件是指导写作的,可是作者本人的写作水平不敢恭维,不但语言粗糙,而且不少地方文理不通,并且自校不严,充斥手民误植。有些段落不是个别的瑕疵,而是每句话都有问题,整篇稿件可以说是漏洞百出。这让我想起在北京担任图书编辑时的情况,收到的(教辅读物)书稿也往往粗劣不堪,有的几乎整部书稿要重写,当时没想到做编辑有这么难,“为他人作嫁衣裳”这句话是这样的一针见血,应邀写稿的作者竟然可以这样敷衍塞责而心安理得。(我应邀为报刊写稿,如果被编辑指出一处问题,我都要诚惶诚恐,懊恼不已。)在这些书稿的重要部位,都是署了编写者的尊姓大名的,其在当地应当也是有头有脸的。我想,这些作者能够被报纸或出版社看中而被选拔为作者,他们应当是中学语文教师中的佼佼者,或者是经常写稿的人,喜欢舞文弄墨的人,至少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怎么我这么倒霉,被我一“碰”就都是写作水平令人怀疑的呢?怎么和我联系的作者都不能做到“实至名归”呢?(难道是我过于挑剔,吹毛求疵?)如果推而广之,那是一件多么令人恐怖的事啊!一个语文教师本人不会写作,就等于数学老师不会解题,理化老师不会实验,美术老师不会绘画,音老师不会唱歌或弹琴一样,不能认为是称职的教师。一个语老师不热爱写作,或者写作态度不认真,或者在写作上欺世盗名,而完全没有写作的实力,认知幼稚,文笔生涩,他又如何能高屋建瓴、胸有成竹地指导学生写作,和学生一起领悟文学和写作的无限奥秘?又如何能用自己的写作业绩和写作经验,在中学生中现身说法并建立威信?一个能够或者经常给报刊、出版社投稿的语文教师的写作水平尚且处于这种低劣的水平,那又如何指望广大语文教师都能具备指导学生写作和文学创作的足够经验和技能?其最终后果又是什么呢?我不能否认大学扩招后不能保证教学质量,尤其是中文系的质量可以想见几乎是必然地每况愈下,但无论如何不能让中学语文教师中的优秀分子也不具备足够的写作水平,而写作水平是语文教师必须具备的最重要的技能之一。由此联想到一年以前九江市举行中学语文教师三项基本功(讲课、写作、命题)比赛是何等英明!现在对于一般的中学语文教师,技能的欠缺不能构成任何压力,这是不正常的,比如一名语文教师,教书一辈子,从来没有写过一篇像样的东西,他可以没有任何羞愧感。在日常生活中,他可以夸夸其谈,似乎天上知道一半,地下的事全知道,但是他却拿不出任何东西,拿不出一个字的痕迹。到评职称的时候,一个语文教师,也和其他学科的老师一样,到网上去抄袭,或者干脆请别人“捉刀”。一个语文教师当到这个份上,他仍然可以自我感觉良好。应当采取一定的措施,形成一定的压力,或者创造一定的氛围,在中学教师中不但要比学历,比知识,还要比技能,特别是专业技能。否则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的写作水平也令人担忧。

以下是一名教师所写的关于实用类文本阅读的指导性文字的原稿(绿色的文字):

【导言

实用类文本阅读,从本质上讲就是追求文章内容的实用性,主要是为了说明白一个问题或者是表现出事情的客观过程,因此此类文章的重点核心在讲清事实上。综合分析概括的题目是在分析作者的目的和事件的经过或是内容的概括上。这是我们做实用类文本的分析综合题时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思维。

这段文字只有一百多字,读起来佶屈聱牙,并且每个句子都经不起推敲。

1)“追求文章内容的实用性”云云,说的是实用类文本,而不是实用类文本阅读。作者把二者混淆了。

2)“重点核心”一语叠床架屋。再说,“因此此类”这样的行文也是写作熟练的作者所不屑为的,两个“此”字靠得太近,在写作上应尽力避免。

3)“综合分析概括的题目”到底是讲偏重于分析的题目,还是偏重于综合概括的题目?这三个概念不是可以这样混为一谈的,至少要分为两个方面才好分析。

4)“分析作者的目的和事件的经过或是内容的概括”,这句话十分可疑。“作者的目的”“事情的经过”“内容的概括”不是可以并列的内容。前二者是文本本身所有的,而内容的概括是阅读者的再创造,是人为的,与前二者比较是“第二性”的,它不可能又成为阅读者分析的对象。而且“作者的目的”、“事情的经过”与“内容的概括”这三个短语的语法结构也不相同,稍有写作素养的人都不会这样行文。就是说这句话无论是在内容和形式上都不能成立。

5)“综合分析概括的题目是在分析作者的目的和事件的经过或是内容的概括上。”这句话的全句也不通。正常的说法(或者作者想说的意思)是:“解答综合分析概括的题目关键是在……上。”

6)最后说“这是……最基本的思维”,你所说的最基本的思维是什么?我看了半天,硬是不知道作者主要想说的是什么。是内容的实用性?是讲清事实?是作者的目的?是事件的经过?还是内容的概括?而且在这里,作者讲的是思维吗?是解题思路吗?作者到底给了学生什么“思维”?

导言应当是这篇文稿的最重要的一段话,导言的写作状况尚且如此,整篇文稿的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再说某期指导写作的一个版面,作者写作水平的低劣更加令人吃惊。我们看作者所用的一些语言就可窥其一斑。

“激发弥尔顿强烈的追求光明”,“生命才更迷人的色彩”,“线索美不胜收”,“牛顿才得以一步步攀爬上巨人的肩膀来获以真知”,“实践的付诸,才是伟人真正的成功之处”,“一个个脚印地散放着自己的光芒”,“只不过是将文章的论据通过虚拟的文章的带走。“

你会相信这是出自一名中学语文教师的“手笔”吗?你会好奇人居然可以这样“说话”!这岂不是写作水平最差的高中生写出来的最臭屁不通的句子吗?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老师,他(她)正在并将继续指导中学生写作!广大家长的孩子将要交给这样的老师手中去“提高”他们的写作能力。鲁迅曾经喊过“救救孩子”的口号,我想还要加上一个“救救老师”的口号,而救救老师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救救孩子!

分享到:

上一篇:反右派斗争应当彻底否定

下一篇:网上聊天话人口

评论 (3条) 发表评论

  • 杨华兴
    杨华兴 : 赞同你的观点.语文教师写不出象样的文章,贻害不浅.

    2009-09-28 08:25

  • 村夫
    村夫 : 教书育人,不容易。不然为啥叫人师呢。

    2009-09-26 00:40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