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小说描写的多样化——读迟子建小说《亲亲土豆》

                                小说描写的多样化——读迟子建小说《亲亲土豆》

                                                                                                     陈林森

迟子建的小说《亲亲土豆》是一曲善与爱的颂歌。作者所描写的礼镇,有着丰沃的善与爱的土壤,人们过着桃花源般美好而平静的日子。这里的农民,家家户户都种土豆,每到夏天,这里的田野盛开着朴素而美丽的土豆花。秦山和李爱杰夫妇就是礼镇人的代表。他们种了三亩土豆,过着辛苦而又踏实的农家生活。在这个时候,秦山却遭遇到了人生中生死的考验,他们的爱情也遭受了生死的考验。小说就在写李爱杰陪秦山治病的过程中,让我们目睹了一个又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

小说有一个特殊的写法,就是拿病房里另一对夫妻来陪衬主人公,处处凸显出秦山与李爱杰这对夫妻的善与爱。

李爱杰初识病友的妻子王秋萍时,后者正挨着凶悍的丈夫的恶毒的咒骂。王秋萍本人也是个善良的女人,当她初步了解到秦山夫妇的处境后,很自然地给了他们很多的关照。只是因为丈夫性情暴戾,又是中风的病人,忍受了不少委屈和折磨,她非常羡慕秦山夫妇的恩爱。

有一天,王秋萍给丈夫送饭。王秋萍出于好心,让秦山也喝点鸡汤。王的丈夫顿时“吃醋”,毫无道理地当秦山夫妇的面骂王秋萍“勾引”。王秋萍只是摇头叹气。喂完丈夫,她和李爱杰一起上厕所,有一段对话。

王秋萍说:“那么多不该进太平房的人都进了那里,他这该进的却天天活着磨人。有时候真想毒死他。”
  李爱杰怔怔地看着王秋萍,失神地说:“秦山确诊了。”她突然扑到王秋萍怀里哭起来,“我还不如你,想让他磨我也没这个日子了!”
  两个中年女人相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读者也会感动得落泪。两个女人哭的内容不同,却都因丈夫的病引起,也都浸透了两个不幸女人的巨大痛苦。

就在这天晚上,两个女人在出租屋里买酒浇愁,喝得酩酊大醉,哭累了之后酣然沉睡,不知东方之既白。此夜,李爱杰和王秋萍各做了一个梦。
  李爱杰梦见自己和秦山去土豆地铲草,路过草甸子,秦山为她采一枝花,掉进了沼泽中。眼看着人越陷越深,急得李爱杰大喊起来,一个激灵从睡梦中坐了起来连忙推醒王秋萍。

王秋萍起床后,对李爱杰说,过两天她要回明水一趟,夜里她梦见两个孩子让狗给咬了:“一个咬在胳膊上,一个咬在腿上,扑在我面前哭得起不来,孩子托生在我家真是可怜。”

迟子建写两个女人做梦,不只梦的内容不一样,而且描写的方法也不一样。

梦的内容不一样,一个是心系丈夫,一个是挂念孩子。心系丈夫是因为李爱杰白天得到医生的确诊,知道丈夫是肺癌晚期,且已扩散,医生回天乏力。对丈夫生命的忧虑强烈地刺激着李爱杰,她的梦就以一种虚幻的方式出现了秦山陷于危险的场面,而陷于危险的直接原因竟是秦山为她采一枝花。王秋萍在医院待的时间很长,对丈夫的为人和身体都已经绝望,婆婆又对自己不好,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两个不懂事的孩子身上,对孩子的担心让她做了孩子被狗咬的梦。

而我更关注的是小说中两个人的梦境表现的方式不一样。李爱杰的梦是正面描写,用第三人称,像描写现实一样进行描写。王秋萍的梦却是由她自己说出来,用的是第一人称,并且是在作了别的铺垫之后才说出来的,是作为王秋萍要回老家看孩子的理由才把梦说出来的。

小说描写的多样化体现在种种方面。写李爱杰陪丈夫秦山治病,不是不可以单独写,即不出现王秋萍夫妇,作者也可以做得到。但是有了王秋萍夫妇的陪衬,主人公的形象就要丰满得多,鲜明得多,深刻得多。王秋萍夫妇的琴瑟不调、同床异梦,反衬了秦山、李爱杰的相濡以沫、心心相印。王秋萍虽然饱受折磨,但也时刻不忘在各个方面关照秦山夫妇,她的善良则从正面陪衬了秦山夫妇。对丈夫的死,这两个女人有不同的念想,一个是盼着丈夫早点死,一个是希望丈夫哪怕是折磨自己也要让他活。这深刻地反映了两种婚姻的不同的本质,给了当事人带来不同的影响,也给读者良多感慨。

    两个女人在几乎同一时间所做的梦,作者采用不同的描写方法表现出来,给文学爱好者很多启发。李爱杰的梦采用正面描写的方式,可以强调梦对她的刺激,有利于塑造她对丈夫的坚贞之爱,同时为下文的情节发展作了铺垫。当女人回到医院,发现丈夫不见了,在遍找不遇之后,断定他不辞而别地回到礼镇;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得的是不治之症,他宁可死在土豆地里,也不要浪费将来可以养活老婆孩子三个人的钱,回家后不久果然病逝。王秋萍的梦由自己说出来,也就是间接地描写,这符合两个女人在小说中的主次地位的不同,也体现了两个女人的性格的差异,后者的情感不如李爱杰的细腻,相当多的原因是她一直缺乏爱情的滋润,也和她心直口快的性格有关。更重要的是,多样化是写作的一个基本的原则。多样化,对于描写的内容和形式都是适用的,需要的。这就好比大厨的烹饪,不但食料要多样化,烹龙煮凤的手艺也决不能单调。谈到描写的多样化,我们以往注意的主要是前后出现的对同一对象或同类事物的描写,采用不同的方法,避免雷同(可以是刻意的反复,例如《祝福》中祥林嫂多次讲阿毛的故事,但更多的则是变化着写同一件事,如祥林嫂前后几次拿祭品);《亲亲土豆》这篇小说使我们注意到的,还有对同时出现的不同对象的同类情况的描写更要采用不同的方法(比如《红楼梦》第四十回描写大观园里众人被刘姥姥一句话逗得上上下下一齐哈哈大笑的场面,每个人笑的姿态都不一样),防止单调,呈现出异彩纷呈的生活场景和审美情趣。前一种可视为纵向的多样化,后一种可以看成是横向的多样化。成熟的作家总是能让他(她)笔下的事物朝云暮雨,此起彼伏,花团锦簇,气象万千。

分享到:

上一篇:“不但诚实勇敢,而且忠于内心”——分

下一篇:“落后就要挨打”的B面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