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交代和照应

                                                                               交代和照应

                                                       陈林森
      在2018年8月4日《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上读到一篇写人的散文《偶遇》,描写一位中年保安,虽然社会地位不高,但酷爱书法,并且有了一定功力,被作者偶然发现,加以赞美。文中对这位保安练习书法的前因后果描写细致,对他的非功利目的表示认同,又引用《儒林外史》中的“奇人”荆元,虽操“贱业”却从琴棋书画的雅趣中求得快活。结尾才描写其外貌,以显其普通人的本色。文章对于激励普通人对文化的业余爱好,有一定教育启迪作用。
      但文中至少有两件事欠缺前后的照应,影响了行文的连贯。
      一件事是关于手机充电。作者遇见这位业余书法家的缘由就是他进入这个单位之时,因一路导航而将手机的电用完了,要找地方充电,于是来到门卫室,得到保安队长的同意,并被引进里间的小屋,这才发现了保安队长贴在墙上的书法作品。但从这里开始,作者全然不提充电的事。为什么保安队长引入内室,显然是因为充电方便。在这里作者把话题引到书法,暂时不提充电的事,不是不可以,读者可以理解充电正在进行。但是直到文章快结束,作者已经“走出门卫室”,还不重提一下手机充电的事,就是一个疏忽了。一般来说,作者不会忘记充电的事,保安队长以及其他几位保安一定也会有人惦记这件事,不会让作者把手机遗留在门卫室。但是你得提一下。你不提,就不能排除有遗忘的可能,这就使文章的叙事出现一个疏漏。当然,即使作者一时遗忘了也不打紧,他是在到这个单位办事的,会有一点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他一定会想起来手机落在哪里,保安们也会交还他。但是,这里无论如何还是得提一下。其实只要多写寥寥几个字:“我拿了手机,起出门卫室”,就OK了。
      第二件事是关于抽烟。文章从开头直到写了一大半,都没有涉及抽烟的话题,但在快结束的地方,突然冒出一句:“我呆呆地望着他,猛然想起,又递一支烟给他。”这句话占了一个自然段的位置,却显得十分突兀。一是作者自己是否有抽烟的习惯,前面没交代。二是保安队长抽不抽烟,尤其不能不交代。如果保安队长没有抽烟的习惯(看不出有作者“调查了解”的过程),那就强人所难,也不符合人际交往的逻辑。特别是这里还有一个“又”字,使我怀疑自己的记忆力,但再三从上文查验,又用电脑的自动查找功能,在这句话的前面确实没有任何关于吸烟的描写。照理说在此前作者应当至少敬了一支烟给保安队长,这里才可以说“又”字。再说,文章交代,门卫室一共有四五个保安,是不是只有保安队长一人抽烟?按照中国爷们交往的惯例,你敬其中某人的烟,怎么可以不兼顾其他的人,至少要询问一句,你们抽不抽,也来一支吧!四五个大老爷们,只有队长一个抽烟,似乎也不大符合中国的“国情”。
      写作理论告诉我们,一个好的篇章,必须注意前后的交代和照应。交代是指前边某个地方对后边将要出现的事情作适当的提示,以免后边出现得太突然;照应是指后边某个地方对前边交代过的事情作必要的呼应,以免前边交代的事情没有着落。前有交代后有照应,这是记叙性文体必须遵守的原则。本文恰好在这两件事上违背了这一原则,手机充电的事是前面有交代后面没有照应,结果充电的事后面就“落空”了;抽烟的事是后面写的前面没有交代,会让人觉得突然,不好理解。这两方面的瑕疵,都会使文章在某个细节上前后脱节,从而导致文章的结构不连贯,不周密。

附原文:
                                        偶 遇
                                                                          傅勤
  “墙上的字谁写的?”我问。
  那天,驱车去海湾寝园墓地。一路导航,手机电用完了,想到门卫室充一下电。里面有四五个保安,一中年人得知情况,说,好啊,到这里来吧。说着,引我到里间的小屋。
  七八平方米的房间里,四面贴满书法作品。我有些诧异。
  退到外间,坐到椅子上,瞥见正对着门的墙上,贴着一幅行书写就的《三国演义》卷首词“滚滚长江东逝水”。字体流畅,很有些功力。迟疑着,我问了开头的那句话。
  “我们队长写的。”一年轻人,指着中年人笑道。
  “那里面墙上的字,也是你写的吧!”我笑道,“你练的是谁的字?”
  “米芾的——他的字好看。”普通话里带着苏北口音。
  他又引我来到里间,俯身从靠墙的床脚上,拿出两本字帖,说:“他的字变化多,你看他写的三点水,没一个相同的。”他边翻,边指给我看。
  我注意到,写字台上铺着一块毛毡,上面满是淡淡的墨痕,正前方竖起的书夹上,夹着本字帖,右角有一只剪去一半的雪碧瓶,插着七八支毛笔。
  “你练了多久了?”“三四年吧!”“喜欢啊?”“也有我爸爸的熏陶。”他说,“当兵的时候,爸爸写信给我,一直是用毛笔,竖着写,我觉得很好看——他是乡下的老师,读的私塾。他到死都是用毛笔写字的。那时候,我练过一年多,后来,也就放弃了。”
  “现在不会再放弃了。”我笑道。
  “不会了。”他也笑了,“开心啊!我每天早晨五点起床,写一个多小时,再读一会儿帖,字的写法,到我这年龄记不住了,今天写过,明天就忘了,所以,背背帖、手指划划也蛮好。七点半去吃早饭,吃好饭也就上班了。晚上,再找两本字帖看看。开心呀!”
  说着,又去床脚翻出一包写的字,摊在桌上。见有一沓水写帖,问:“你还用这练啊?”
  “这可以反复用。平时,我就用这东西来练,好一点了,就用毛边纸来写,到写作品了,才用宣纸。都写在宣纸上太贵了。宣纸、字帖我都是网上买的,打折时,就买点。”他指了指床脚一沓用塑料纸包着的宣纸,又从桌上的雪碧瓶里,拿起一支毛笔,“外面教书法,叫小孩上来就写在宣纸上,我这样写,一个月的保安工资都不够啊!——这笔也便宜,是福州路一个老板那里买的,我一直在他那买,十几块钱一支,有半年好写了。”写
  我呆呆地望着他,猛然想起,又递一支烟给他。
  “再练十年,我这个字有点像样子了。”他笑了,指着四周贴的一幅幅作品,说,“有时候写了一幅好字,挂在那里,看看也开心;有时候发觉写的一幅字里,有几个没写好,就琢磨怎么写才对,想到了,也开心。我又不要考什么级,参加什么协会,自己喜欢、开心就好。”
  他的愉快感染着我,我也由衷地笑了。
  走出门卫室,突然想到《儒林外史》末一回的四个奇人。那做裁缝的荆元,喜欢弹琴、写字、做诗,人家嘲笑他做贱业。他说:“我也不是要做雅人,也只为性情相近,故此常学学。……而今每日寻得六七分银子,吃饱了饭,要弹琴,要写字,诸事都由得我;……倒不快活?”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依然记得他的样子:约五十岁,高高的个子,黑黑的脸庞,鬓发微白,双目有神。

原文地址:http://xmwb.xinmin.cn/html/2018-08/04/content_15_4.htm
分享到:

上一篇:新高三暑假作文讲评

下一篇:你是否同意《愚公移山》从中学课本移除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