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关于今年高考作文命题的思考

                                                         关于今年高考作文命题的思考

陈林森

我们常说“高考指挥棒”,说的就是高考的导向性,它包括考什么,怎样考。比如历史学科,有一个章节从来不考,老师也只好轻描淡写,后来干脆撤并了。又比如英语考不考听力,考不考翻译,这都会直接影响高中英语教学。怎样考就复杂了,它涉及试卷的结构、赋分、题型、题量等,甚至还包括考试制度。据说实施新高考试验的地方,比如上海,按照新高考的赋分法,报考物理学科的人数“骤减”,这就体现了高考指挥棒的“威力”。至于语文学科,影响最大的是作文命题。这是因为作文在语文学科中占分最多,在语文成绩中举足轻重;其次,作文命题是时代的风向标,又容易招惹议论,受社会关注度最高,因此影响学生的思维和备考的分量也最大。

一年以前,也就是2017年高考的第一天,上海文汇报发表一篇报道,题目是《40 年高考作文题目,从政治化到个性化生活化》,评述的是从恢复高考第一年(1977)起的40年高考作文题目的变迁,指出恢复高考的最初一两年,教育与考试思维仍然有浓重的政治色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80年代的高考作文命题,政治色彩不断淡化,90年代以后,则更加个性化、生活化。进入新世纪以后,非此即彼的话题也被逐渐抛弃,更多开放式的话题出现在考卷上。这篇报道比较准确地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高考作文命题的基本走向,高中语文教师似乎也是这样认识问题的。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似乎改变了这一趋向。

2018年高考作文题(全国十几省份使用)是:写一封信给2035年18岁的人。作文材料将2000年至今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一些“成就”罗列出来,如村村通、天宫一号、北京奥运会等,同时加上小康社会、精准扶贫、社会//主//义现代化等。要求学生根据这些材料写一封信,想象将其装进“时光瓶”,给17年以后的一个未知的18岁的人读。

这道作文题存在什么问题呢?

第一,它严重脱离考生实际。

首先是体裁脱离实际。书信早已淡出人们日常生活,今天的中学生有可能从来没有写过一封真正的书信。从文体上看,它严重滞后于实际。这就好比,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语文试卷中的语言表达部分,曾经考过拟电报稿,这在当时有一定现实意义。它可以考察应用文中的准确、精练,以及在不使用标点符号的情况下排除歧义,并且当时有一定的现实价值。但随着国内通讯的发达,在上世纪末电报业务就走向没落,本世纪初一般邮政机构就停办了电报代办业务。那么,今天再考电报稿的拟写就没有现实意义了。同样,今天书信也淡出了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人们用手机短信、微信、电子邮件等通讯方式替代了它,今天考书信体裁同样不具有现实意义。虽然在政务和外交上还需要书信,如贺信、公函以及通知事项还需要纸质书信形式,但那是格式化文件,是官样文章,与中学生的语文学习是南辕北辙了。书信本是应用文,它有一定格式的要求,既然是考书信体裁,那么理所当然地要将体裁格式作为得分点,但是考生在实际写作中如何体现这些格式呢?比如开头的称呼,一个今天18岁的高三学生,如何称呼17年后的高三学生?他们是什么关系?在书信结尾处又该如何自称?如何在书信中体现语言表达的得体?在正常的书信中,应当有必要的问候和寒暄,那么这封虚拟的书信如何表达信特有的这一部分书内容?如果书信的格式因素完全不加考虑,那还能叫书信吗?

其次,作文试题的构思、设计也严重脱离实际。把书信装进“时光瓶”,放在哪里能够保存17年,恰好让2035年的18岁的人开启并阅读呢?命题者把一道作文题设计得如此天方夜谭,每一个环节都远离现实,你又如何保证考生在作文中不天马行空、胡编乱造、信口开河呢?由于体裁、构思脱离实际,时空错乱,书信双方当事人关系混乱,作文的体裁、格式、语气、口吻都会出现不可避免的笑话。2008年江西省的作文题是以田鼠的名义给人类写一封信,结果就闹了不少笑话,也就是说,只要不是正常的书信,那么正常书信中的用语就有可能不便使用,当年江西省的题目是跨越生物“界别”,闹笑话的概率更大,但今年全国卷同样不可避免要闹出正常的书信所不可能出现的笑话。今天,在特殊情况下,考书信也不是不可以,但那应当是真实的书信,或者有可能是真实的书信,例如劝说某个人不要轻生,向某个英雄人物表示敬意,向自己过去的老师表示感恩,这些都有一个特定的收信人,具有真实的背景,书信的格式完全可以体现。又比如考演讲稿,也是完全可以的,但你不能设计为向外星人演讲,向已故的英烈演讲,这类不切脱离实际的构思和设计,会带来考生很多的困惑,也会给学生作文带来很大的混乱。

第二,高考作文不应该成为政治的传//声筒,不应该成为政//治的晴雨表,不应该直接反映意识//形//态和政治热点问题。恢复高考40年来,除最初的一两年缓冲期,高考作文向来不直接考时政热点,即不以时政热点作为作文的标题、话题和材料。这已经是高考作文命题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从历史来看,高考作文不直接考时政热点问题,这本是对“文//革”和“文//革”中前高考作文直接为政治服务的泛政治化倾向的拨乱反正。建国初的17年,不少(不是所有)高考作文试题有浓厚的政治倾向,自觉地、迅速地体现当年的时政热点,是为了执行当时“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教育方针。例如:1958:当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公布的时候;1960:大//跃//进中的新事物;1961年:我学了毛//主//席//著//作以后;1965年:论革//命与学习、给越南人民的一封信。在这样的政治文化背景之下,学生很难展开想象和联想的翅膀,更不用说表达真情实感了。从1978年开始,全国高考命题逐渐摆脱泛政治化和紧跟政治形势的倾向,逐渐进入开放多//元的时代,在命题立意上,由过去关注政治社会热点,发展到关注人本身。40年来,我国的高考作文命题越来越切合学生的实际生活,越来越符合高考作文自身的发展规律,高度开放性的、价值多元的、充满思辨并饱含情感色彩的作文题逐渐占据高考作文命题的主流。

为什么高考作文不宜直接引入时政热点?这首先是由语文学科的性质所决定的。语文课不等于政治课,时政热点是政治课不可回避的内容。众所周知,文章的立意是灵魂,而作文如果是考时政热点,立意就会受到社会舆论和主流意//识形//态的严重束缚,同时也会接受所提供材料的暗示和影响。语文学科的作文,其宗旨是检验学生的语言表达能力,而不是检验他们的政治思维和对时政素材的把握,应当尽可能让学生写自己生活中的经历和自己感兴趣的题材,而不应当用统一的时政要闻去束缚他们的手脚,让他们在考场作文中充当主流媒体的“传声筒”。高考作文所要考察的是考生全方位的写作能力,包括审题、立意、选材、构思、结构、表达、技巧等方方面面,但按今年的高考作文试题,除了语言表达能力以外,其他的能力都被命题者包办了,如此,通过一篇作文全面考察学生语文能力就难以完成。高考作文考时政热点,还有一个弊端,就是用语文课代替政治课,违背了语文课的学科性质,取消了语文课所需要训练的诸多内容,如审美观,观察力,思辨力,批判能力,等等。如此一来,还会派生出一个问题,就是文科生占便宜,理科生吃亏。因为,这些社会热点问题,文科生的政治、历史课,尤其是政治课,本已经是他们的学习内容,在当前的形势之下,更是他们学习内容的重中之重,而理科生早就不上政治课(有的高中是一进高一,或者仅仅经过期中考试就分文理科),这两类考生考这样的同一份试卷,这对两类学生来说是不公平的。高考作文不直接考时政热点,并不意味着考生在考场作文中也不能涉及这些热点问题,作为记叙文中的素材和议论文中的例证,考生都可以涉足,但这应当是自然贴切地使用和引用,是他们自主地选材和立意,而不是事先给作文贴上社会政//治的标签,不是给他们的考试作文规定统一的话题、材料、立意而放弃考生自己的思考。

第三,高考作文考社会时政热点,很容易造成猜题、押题的风气,也容易造成作文题目或题材与既有的模拟考试作文试题以及相关试题撞车。今年语文高考甫一结束,就在网上纷纷曝出某某学校、某某老师押中了今年高考作文题的消息。据浔阳晚报报道,九江两名老师就押中了今年的高考作文题。山东齐鲁晚报也有类似的报道。不仅是全国卷Ⅰ,而且其他几道贴近政治的作文题,如浙江省表现“浙江精神”的作文题也被人押中。过来人知道,文//革前的高考作文试题往往是紧跟形势的政治性题目,就经常被人“押中”,这种深刻的教训应当记取。道理很简单,不但各校高三语文教师会关注包括时政要闻在内的社会热点问题,不管他们是作为猜题押题的法宝,还是仅提供写作素材给学生参考,都可能为一部分学生提供考前的准备,使这部分考生不是发挥考场中的审题、选材等的能力,而是是否有某种幸运。各类写作辅导书刊也往往会在时政热点问题上大做文章,结果就会出现高考命题人与书商之间的博弈,也就极易造成各类合法与非法的教辅读物的泛滥成灾。

第四,高考作文直接考时政热点问题,还会导致考场作文千人一面,千篇一律。因为至少在立意和题材上不能做到“百花//齐放”,只好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高考阅卷老师面对的很可能是众口一词的“政//治正确”的假大空话,缺乏个性,也缺乏鲜活的事例,这些作文大同小异,难分轩轾,作文评分将难以拉开距离,违背了高考选拔人才的初衷。这种命题还具有一种惯性,如果未来三五年都沿袭这一命题风格,那么高中语文老师,就用不着教学生写好记叙文,写好议论文(书信就是杂谈,既不是典型的记叙文,也不是典型的议论文,老师平时教给学生的知识都用不上了),用不着教学生如何审题,如何立意,如何选材,如何思辨,因为这一切都用不上了,只要教学生天天收看新闻联播,天天读人民日报,天天背政治资料就行了。试想,考试材料中七八个时//政热点问题,每一个问题写一段话,再加上体现“正能量”的套话,学生自己的个性化语言还有必要吗?

 

分享到:

上一篇:2018年高考作文题,想说爱你不容易

下一篇:我对2018年全国高考作文题的抨击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