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对文革的共识大于分歧吗?

 对文革的共识大于分歧吗?

今天,即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通称“五一六通知”,有时也简称“通知”)五十周年的第二天,人民日报在第4版发表署名文章,题目是《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很值得玩味。第一,不是以社论或本报评论员的名义,而是以署名文章的形式发表文章“纪念”文革爆发五十周年;第二,不是依惯例在“纪念日”的当天或提前一天,而是推迟一天发表;第三,如此重要的文章不是发表在第一版而是发表在第4版非头条位置(右上角)。这里可以看出当局对文革的评价和纪念采取的是刻意低调和淡化的态度。怪不得这一期的《炎黄春秋》因为反思文革的文章“数量太多”,经有关部门审查不能通过因而推迟出版了好几天。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除了重申邓小平1980年接见外国记者时关于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基本观点和1981年中共中央在邓小平主导下作出的《历史决议》中关于文革的基本结论以外,没有什么新意,更没有像样的反思,其针对现实的是这样一句我们耳熟能详的一段话:“坚决防范和抵制围绕文革问题来自的和右的干扰,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要毫不动摇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也就是左、右各打一板。与此同时,《环球时报》也发表了一篇评论员文章《“文革”已被彻底否定》。环球时报一贯的文风是阴阳怪气的。此文的标题就令人莫名其妙,好像是一篇新闻报道,或者是小学教材上的一篇常识课文,或者是小学历史教材上的一个章节的小标题,怎么看都不像是一篇政论文的题目。而且两篇文章的署名也何其相似,一个叫“任平”(人民日报评论员?),一个叫“单仁平” (善良人的评论?),显示了我们官方媒体的脸孔和腔调的单调和苍白。

《环球时报》文章的主要观点是:

……中国社会看待“文革”的共识远远大于分歧。

彻底否定“文革”不仅是全党上下的认识而且应当说是中国社会整体上相当稳定的共识。

应当说站在今天的高度上中国人对“文革”的集体认识比那个时候(按指八十年代)更加清醒而坚定。

但现实的情况却不是这样,今天对文革的认识和判断,根本没有取得全民族的共识,环球时报完全是掩盖矛盾。就拿我的同龄人来说,今年年初我们高中毕业50周年同学聚会,这些同学平均年龄接近70岁,在此前后建立了一个同学圈,在这个圈子里大家转发了一些文章、图片,从这些图文的内容来看,似乎多数人的态度是偏左的,特别是那些当年的红五类、造反派和参加专案组的同学。对文化大革命持彻底否定态度的只有包括我在内的少数同学(徐同学、林同学、邵同学、另一个陈同学以及已故的彭同学等)。至于在网上,极左言论就更其猖狂了。别的不说,一个网名“桃李无言”的网友,在我和别的网友的博客上短短的两三天内发表了几十条评论或评论回复,随便引用几条吧:“再来一把文革,斗斗你再说”(5月11日20点)“阶级敌人心惊肉跳”(5月11日14点)“愿文革再来一次,让文革狂飙,扫荡扫荡这人间的污泥浊水:地痞流氓黑社会,刁官滑吏黑心人,吃里扒外贼汉奸,胡言乱语狗学者,坑蒙拐骗赝专家……”(5月12日)“阶级敌人,需要再斗斗了”(5月12日)。至于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吴法天这一类极左派领袖的言论,更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他们不仅要为“文革”平反,要为江青、张春桥平反,他们还要打倒毛泽东逝世以后的几乎所有中共领导人,尤其把攻击的矛头指向邓小平、胡耀邦等改革开放的有功之臣,他们继续高举“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大旗,继续鼓吹对个别领袖人物的个人崇拜,甚至主张要把毛重新捧上神坛,他们全盘否定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央路线,有的极左派武装聚会,扬言要发动武装暴动,推翻“修正主义统治”,重新回到毛泽东时代……对这些严重的社会现实,环球时报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反而胡说什么“今天中国人对文革的集体认识比那个时候更加清醒而坚定”。如果我们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可以肯定的说,当前中国社会看待“文革”的认识是分歧大于共识。

纪念文革,“四人帮”是绕不过去的。然而人民日报文章却回避了“四人帮”这一概念,只是在引用《历史决议》时出现了“反革命集团”的字样(按照当时的背景,当时所谓“反革命集团”包括林彪、江青两个帮派)。环球时报倒是提到了“四人帮”,可是奇怪的是,它选择使用了“四人帮”反党集团这个“过时”的概念。其相关原文是:

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带领全国人民在思想上、组织上、法律上已经对“文革”做了深刻反思对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案主犯进行公开审判既清算了他们的罪行也教育了更多的人。

上了年纪的人都很清楚,在粉碎“四人帮”初期,我们使用的概念是“四人帮”反党集团,到80年代初审判他们的时候,使用的概念是“江青反革命集团”。但后来,1997年修订《刑法》时取消了“反革命罪”,事实上,林彪集团和“四人帮”所犯的罪行,也根本算不上什么“反革命”,如果以对“革命”的态度来看,不如说他们是“最坚定”“最彻底”的革命者,他们在文革中,把几乎所有的干部、几乎所有的知识分子、相当一部分普通群众当成“革命”的对象,用最最革命的言辞煽动极左思潮,鼓动“革命”行动,执行最革命的政策。但是是不是要重新回到“反党”的概念呢?在我国法律上却又没有“反党”的罪行。这个问题突显了中国官方言论和主流媒体在某些历史问题上的宣传口径上的矛盾和尴尬。环球时报改变口径,很有可能是为了呼应当前的形势,也就是久违了的“反党”一词重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但显然,“四人帮”的所谓“反党”与近期受到惩罚的“反党”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都提到了对“文化大革命”的彻底否定,这又引起了另一个矛盾,就是对前三十年中的这个十年到底是肯定还是否定。如果对前三十年必须肯定,那么对属于前三十年的十年动乱,要不要肯定,或者是能不能否定。为了规避这一矛盾,人民日报进行了这样的阐述:

《历史决议》把“文化大革命”时期同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区分开来,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与实践同这十年的整个历史区分开来,有力回击了借否定“文化大革命”来否定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观点。

这段话也值得玩味。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应当彻底否定,但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还是要肯定。假如一个人生病生了十年,但我们还得说这个人在这十年中,他的“整个身体”还是健康的。是不是这个理呢?

 

 

 

 

分享到:

上一篇:庐山设市获批复 力争2017核心景区

下一篇:史上最年轻的城市——庐山市今日成立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