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从“吃豆腐”说起

从“吃豆腐”说起

最近网上盛传一条娱乐新闻,题目是“小姨子吃姐夫豆腐……”,有关内容是:

S先说姐姐(大S)总爱跟她炫耀汪小菲的身材很好,再暗示希望姐夫可以让她摸一下。汪小菲先是推迟(推辞),表示自己没有练身材,不好意思让小S摸,没想到蔡康永也跟着敲边鼓,鼓励小S对姐夫下手,小S更大胆开玩笑说“被小姨子摸不觉得很刺激吗?”而小S的手刚碰到汪小菲的胸肌时,她就立刻后退直喊“够了够了”,让全场大笑。

这只不过是经常可以看到的娱乐界的花边新闻。这里不谈这件事本身的意义或评价,那是社会学家的事,是记者和评论家的事。只是“吃豆腐”的用法引起了我的兴趣。

《现代汉语大词典》解释“吃豆腐”的义项①是:方言。指调戏妇女。引茅盾《子夜》:“你不要慌,我同女人是规规矩矩的,不揩油,不吃豆腐。”可见,“吃豆腐”一词是有性别限制的,适用于男对女。据百度资料,吃豆腐就是如今国内流行的词性骚扰的民间说法。其来源说法不一,其中可信度较高的说法是:汉朝长安街上有个夫妻豆腐店,老板娘风情万种,人称“豆腐西施”,为招徕顾客,难免有卖弄风情之举,引得周围男人老以“吃豆腐”为名到豆腐店与老板娘调情,趁付铜板时摸摸老板娘的纤手等。后来,“吃豆腐”便成了男人轻薄女人的代名词。

但是今天“吃豆腐”一词的边界出现了松动,不再被一方垄断。这和“性骚扰”一词的演变相仿。《现代汉语词典》对“性骚扰”的解释是:指用轻佻、下流的语言或举动对他人进行骚扰(多指男性对女性)。实际上人们潜意识中所认为的“性骚扰”一般限于男性对女性。然而前不久凯迪上征求男士被女人性骚扰的亲身经历的帖子,跟帖的成千上万,历久不衰,说明近年来男性遭受“性骚扰”的案例呈增加趋势。据某网站调查,近三成职场男士表示自己曾在公共场所遭遇过性骚扰。当然,女性依旧是遭遇性骚扰的主要受害者,但人们还是可以得出结论,“性骚扰”一词现在绝不只是单方面的受害,从根本上说,它是不受性别限制的。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交际环境场合的开放,男女交往的频繁,女性的性觉醒和女权主义的伸张,女性独立意识的增强,以及人们性观念的改变。有人说现在已跨入“男色时代”,这当然有些夸张,但也并非无风起浪,例如小鲜肉、花样美男、男神等词语的诞生,以及“颜值”一词的男女通吃,都标志着性别消费出现了新的特点。与性骚扰相应的法律用语是“猥亵”,以前此罪名只适用于男对女,但从今年111日起,刑法修正案(九)将猥亵犯罪对象由“妇女”改为“他人”,意味着男性也被认为猥亵罪的侵害对象,可以获得刑法保护。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一些原先有性别限制的词语出现了新的变化。与法律有关的概念,除了“性骚扰”“猥亵”等词语外,不那么普及的还有“未亡人”。我曾在2006年第4期《阅读与写作》上发表《试论“未亡人”性别限制的松动》一文,针对“未亡人”一词的新用法,提出应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传统词语在新的社会形态下意义的扩展,从仅限于指寡妇、遗孀的概念,扩大为不分性别,这不仅能填补概念的空白,而且在一些特殊的场合,有扩大使用范围的必然性,有其社会实用价值。我写道:“在当前实际语用活动中,用“未亡人”泛称夫妇一方离世而存世的另一方(不限性别)已经有了一定气候,特别是在迫切需要这种统称的特殊场合(如金融保险、殡仪丧葬、慈善救济等领域)。”除此之外,一些与职业有关的概念,如“护士”“保姆”,随着社会的发展,男性护士、男性保姆的出现,也迫切需要有一个不限性别或专指男性工作人员的词语顶替原有的专指女性的词语。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日本甚至韩国人那样的“造词”的能力?若缺乏这方面的能力,就只有让现有的词语来扩大用法,也就是“旧瓶装新酒”,使得语言的使用适应社会的发展。

从目前来看,词汇的变化发展,包含着三种情况:推陈出新(旧词语消亡,新词语诞生);旧词语产生新义项(如马甲、灌水等网络词汇);扩大传统词语的使用范围(如从原来有性别限制的变得性别不限)。

 

分享到:

上一篇:余秋雨散文语言中“过度加工”的现象

下一篇:“不耽笔墨”?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