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深圳原来是“小渔村”?

深圳原来是“小渔村”?

深圳是中国重要的边境口岸城市,是中国改革开放建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但是深圳改革开放以前是什么呢?经常听到的说法是“深圳由一个小渔村演变为一个大都市”。深圳在改革开放之前是不是一个小渔村呢?老深圳人揭穿了这种说法是不对的。

大乡里(可能是网名)的散文《深圳十忆》,以见证人的身份,描述了深圳市横跨改革开放前后40多年的变迁。作者从1970年从部队复员分配到当时的宝安县武装部担任武装干事,回顾了深圳市的前身宝安县在上世纪70年代的面貌,指出深圳的名字来源于原宝安县县城深圳镇,它根本不是什么小渔村,而是一个比其他地方的县城更大的县城。那时深圳镇已有近三万名居民,在工业、商业方面,作为一个县城,应有尽有。并且作为当时全国唯一的对外交往窗口,还有不少驻外单位。正确的说法是深圳镇在当时是全国比较发达的县城。1979年宝安改县设市时,已经有30万人口。

大乡里回忆说,深圳镇周边被附城公社包围,深圳镇与附城公社的界线不是那么分明,但有一个根本区别是,深圳镇是城镇户口,附城公社是农村户口。

因此,无论从改革开放前深圳镇的政治经济地位、建制、规模、人口、居民户口性质等各方面来看,都不是什么“小渔村”,而是一个城镇。现在深圳特区的地盘就是原来的宝安县,而原来的宝安县则成为深圳的一个区。从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当时的深圳只是一个普通的县城所在地,但由于它的地理位置特殊,毗邻香港,多少有一点神秘感。因此,当时的官方文件或报刊媒体,对深圳镇的称呼是“边陲小镇”。

至于后来为什么把深圳叫做小渔村,据说是新华社记者的创造。《深圳十亿》这篇散文认为,把深圳叫做小渔村,不但不伦不类,也是不负责任的说法。

所谓小渔村,只是原宝安县附城公社的一个生产队,它不能代表深圳镇,更不能代表宝安县。“其实,把深圳叫做小渔村,并没有给改革开放增加更多的光环;还原深圳是一个边陲小镇,也无损改革开放的辉煌。”我感到这是实事求是的说法。

数年前我曾在深圳工作过短暂时间,到过罗湖、南山、龙岗等地,从一个区到另一个区,坐公交动辄要一个多小时,所谓改革开放前深圳只是一个小渔村的说法是不可想象的。

  读了大乡里的文章,我算是弄清了深圳的演变和深圳名称的来龙去脉,并且深深地感到有些东西是怎样为了政治目的而以讹传讹,最终积非成是的。例如某次会议确立某人在某党的领导地位,三年饥荒的原因是某国逼债,某地主半夜装鸡叫骗长工干活,等等我们县也有一个传闻,说是落星墩在丰水季节不会被淹没,它会随着湖水上涨而升高,不管多大的水都会矗立水中。这个也是谣传,以前有渡船的时候,我曾多次坐船经过落星墩,当大水季节,不一定要达到1998年那样的大水,落星墩也早已淹得不见踪影。可是有的人至今还相信这个传说,而不愿意亲自到湖边去看看(当然今天岛上有建筑物就不可能全部被淹了)。

 

 

分享到:

上一篇:2015上半年全国报媒典型语病报告(

下一篇:2015上半年全国报媒典型语病报告(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