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看不懂环球时报的标题

看不懂环球时报的标题

陈林森

环球时报在意识形态领域一向冲锋在前,宁“左”勿右,面对西方“敌对势力”的代表——《华尔街日报》于20153121536发表针对中国军队反腐问题的评论《中国反腐运动暴露军内猖獗买官卖官行为》,更是以军事般的效率,仅相隔10小时,就迫不及待地发表针锋相对的评论《中国军队反腐败 西方媒体全当腐败报》。

只是这个标题,本人实在看不懂。什么叫“西方媒体全当腐败报”。“西方媒体”当然知道,就是除了中国、朝鲜等少数几个国家的媒体以外,其他所有主流国家的媒体,按照环报观点,它们都是反对中国的,都是企图颠覆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制度、推翻共产党的领导,无时无刻不在抹黑中国。只是什么叫“全当腐败报”?是说西方媒体把中国军队的腐败当作“腐败”,还是把“中国军队反腐败”当作“腐败”,还是不管腐败还是反腐败,它们“全当”腐败来报道?《环球时报》的评论最后说:“把中国‘反腐败’当成‘腐败’来报道的西方媒体,有些或许是没看懂中国,有些则是故意要这样自欺欺人。”我就是不明白,西方媒体怎么可能把中国政府的反腐败行为当成“腐败”来报道?它们有说习、王大力反腐败的行为,恰恰是他们在搞腐败吗?在《环球时报》看来,西方媒体都是这样的一种神经病?简单地推论,当年邓小平领导中国共产党拨乱反正,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西方媒体有没有说,邓小平那样做是在搞又一次的“文革”?

根据环球时报上的一段话:

国外也在紧盯中国军队揪出了哪些贪官,《华尔街日报》近日对几名中国现役和退役军人的媒体谈话进行整理,掐头去尾,宣称中国军人说,过去十年中“所有的军衔岗位都被贴上了价格标签”,买官卖官“席卷了整个(中国)军队”。该报以此为由,质疑中国军队的机器将“腐烂掉”。

原来环报是说《华报》从中国军队反腐败现象中得出了一个中国军队“腐烂掉”的结论,其原因在于对几名中国军人的谈话“掐头去尾”。环报意思是说,中国军人谈话的整体意思是中国军队的腐败现象并不严重,“形势大好”,所谓“买官卖官”只存在于极少数人身上,只是因为华报掐头去尾,断章取义,就把中国军队的腐败现象“扩大化”了。可是我不明白的是,环球时报对华报的引用难道就不是“掐头去尾”么?你这里引用了对方3句话,一共才28个字,难道就没有“掐头去尾”之嫌吗?

查《华尔街日报》相关的原文,只是说“过去十年(中国)军队的军衔买卖行为非常普遍”,并没有使用“腐烂掉”的字样,然后罗列了某个级别的军衔值多少价格的数据,也没有说“所有的军衔岗位都被贴上价格标签”,环报上加引号的句子,不但是掐头去尾,而且是引用者自己概括出来的,并不是对方的原话。但是,如果引用对方说“军衔买卖行为非常普遍”,也许就不能激发广大读者和爱国青年对帝国主义的仇恨,就难以得出西方媒体的别有用心和“自欺欺人”的结论。

《环球时报》上还有一段奇怪的文字:“反腐败总会面临一个悖论:它展现了党和政府清除腐败的决心,同时它让人们看到腐败问题的严重性。”

反腐败给人们展现了两个方面的情况,一是党和政府清除腐败的决心,一是让人们看到腐败问题的严重性,这当然是正确的说法,但是这两个方面何以被称为“悖论”呢?形式逻辑上的悖论,是指某个特殊的命题,当我们肯定这个命题的时候,必须同时否定它;当我们否定它,又必须同时肯定它。简单地说,悖论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命题。例如说谎者悖论:“我正在说谎。”当我们肯定这句话(“我”现在是在说谎),就必须同时否定这句话(这个人说自己在说谎这句话不是在说谎);反之亦然。但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把一个人先后说的两句自相矛盾的话或者他的言论与行动的自相矛盾看成是逻辑上的“悖论”。例如古代那个卖矛又卖盾的人所做的两个自相矛盾的“广告”,再比如现在有些“爱国贼”,一面痛骂美帝国主义,一面向美国移民。(就像《环球时报》的作者,一方面对 “西方媒体”十分敏感,过度反应,甚至说话颠三倒四,另一方面又说对西方媒体“不必过分在意”)但是环报上的两句话就奇了怪了,怎么看都看不出它们的矛盾之处,因为腐败问题很严重,所以党和政府痛下决心在清除腐败;反过来说,党和政府之所以决心清除腐败,就是因为包括军队在内的腐败问题很严重。这中间哪有什么明显的逻辑矛盾呢?难道党和政府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来清除腐败,恰恰说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我们的军队,我们的政府,腐败问题都一点也不严重吗?

《环球时报》要发表什么言论是它的自由,只是当它要表达什么观点的时候,还是先在语法、修辞、逻辑上梳理一下,不要弄出这类不知所云和不能自圆其说的句子出来。

 

分享到:

上一篇:《蹒跚》之第十章: 踯躅泥涂

下一篇:《蹒跚》之第十一章: 离婚之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