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苦卓堂出书

苦卓堂出书

前两年就有想法,70岁以前出几本书(自费出版),内容包括30年来所发表的论文、文章和近年来的博文,按体裁和内容分类,大概能出到10本。现在闲下来了,下学期不到南昌任教,专门到儿子家教孙女,时间相对充裕,出书的计划可以提前。因为人生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出书的事让自己来最好,越早越好,因为文章的编辑和修改,他人很难代劳,你也不可能请到合适的人来代劳,初步估计,出10本书的数量不差很多。好在现在私人出书的条件大为改善,各种专门的印书公司或出版社多如牛毛,由于竞争的缘故,价格也越来越便宜,有选择的余地。如果要书号,就贵得多,出10本书,要几万元钱(印数几百本);如果不要书号,印数不多,出10本书,可能万把元钱就够了。

用书号主要是一种形式,未必就能提升图书的价值,自费出书用不用书号无所谓。

这段时间我作了初步的编辑工作,原计划出的10本书分类如下:1、散文随笔;2、杂文时评;3读书札记(含文学评论);3、语言修辞;4、新词新义;6、语言规范(咬文嚼字);7、语文教学;8、写作指导;9、文史杂谭;10、日志选辑。我的日志(日记)包括三个时期:一,本世纪初的;二,两年的高考阅卷日记;三,我在南昌十九中一年的日志。(以前的日记包括知青日记都遗失了。)因为时隔太近,有的人名地名不好处理,会涉及某些忌讳和某些隐私,不能操之过急,所以这一卷(辑)暂时不计在内。经过搜集文稿,计算篇数,发现读书札记和文史知识方面的数量不足以编成两本,就决定把二者合并。新词新义部分虽然篇数不少,但因为文章一般较短,也不够一本,那就放在最后出版,还可以继续写一些。这样一来,现在的计划是出8本,分类如下:

1、散文随笔;2、杂文时评;3、读书札记·文史杂谭;4、语法修辞;5、新词新义;6、咬文嚼字;7、语文教学;8、写作指导。

每本书只少量的印,其中散文随笔(第1卷)可能需求量大一点,涉及的人比较多,打算印100册,其他只印50册。只以送人为主,主要是留给后人,包括亲属的后人。如果随便送人,寄送的事就很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接着考虑该送那些人,反复斟酌,包括家属、亲戚、同学、老师、同事、朋友、学生,以及有关单位,全套书要送近百本,第一卷要送近五十本,因此印数可能又要增加一些,即第1卷印120本,其他印65本,要适当留有余地。我想以书送人不会被人笑话,正常的人不会当面对我说:你写的这些东西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当然即使所有的人都不欢迎,也可以孤芳自赏,敝帚自珍。人生难道除了物质、金钱以及不动产,什么精神的东西都没有价值吗?

现在散文随笔基本修改完毕,共计划收单篇73篇,电脑上显示的字数统计为165千字,还要加一篇序言和作者简介以及目录,和我的第一本论文集字数相当(17万)或者超出一点,应当是一本不算很薄的书。

散文随笔集准备请九江市作协专业作家景玉川先生为我写序,前天打电话给景先生,承蒙应允,大喜过望,非常感激。

此文集初定总书名为“苦卓堂文集”(或文稿),按卷出版。“苦卓堂”是我的笔名和网名,来自古书上的一句话:“颜苦孔之卓。”(出自《扬子法言》,原文是:“颜苦孔之卓之至也。”)意思是颜渊为达不到孔子的卓越境界而深感苦恼,表达自己对理想目标的一种苦苦追求的态度。《燕山夜话》中一篇文章就是以这句话为标题。

 

 

分享到:

上一篇:[转帖]林达:为什么“散布谣言”不能

下一篇:风青杨:比薛蛮子“聚众淫乱”更可怕的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