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回靖安老家

回靖安老家

2012104,外甥饶武军驾车,送我们姐弟六人去靖安老家探视。其中三姐陈影梅、四姐陈影柏、五姐陈玲玲是第一次回老家(三姐小时候在靖安住过)。除了大姐,我们姐弟几个都不是在靖安出生的。我出生在南昌,一岁左右随父母落户都昌,都昌是我的外家,因为我在都昌长大,我在星子工作多年,一般人都认为我是都昌人,很少人知道我真正的老家是靖安,直到1984年才由堂兄家烈带我们一家第一次到靖安,当时只是到了茶子山。那时先母健在,女儿陈海燕、儿子陈学锋还很小。先父出生在茶子山(属七房),小时候过继到黄埔(属九房)。1994年为修谱,陈家发和陈声焕开车找到星子,才建立了联系。后来我和老伴多次去老家,互有庆吊来往。每次去老家,茶子山和黄埔两边我们都到。我的族名陈家杰(从未用过),茶子山有四位共祖父的堂兄:家烈,家党(繁体有四点底),家然,家熏;还有一位隔了一层的堂兄家焉(族名中的第三个字都有四点底)。家烈、家党、家然以及家焉均已作古。行辈用字,我这一代为家,上为振,再上为启,下为声,再下为荣。

饶武军驾驶的七座小汽车,刚好坐下我们六人。早上七点从九江出发,经过星子,接了我和老伴,从环山公路上昌九高速,在新祺周下高速,上午九点半到达安义,看望了88岁的堂嫂,见到了堂侄陈声平。然后到达靖安县,与堂侄陈声焕通了电话。11点前到达璪都镇,在堂弟家发家稍事停留,与家发一起到茶子山张家塅村,原来的木桥已被水冲垮,绕回来从新修的简易公路进去。先到堂兄家熏家,再到堂兄家然家。家熏生了三个女儿,均已出嫁;家然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均已成家立业。家然兄已于前几年去世。大儿子陈声龙夫妇在镇上的工厂上班,生产竹制品,两人每月收入三四千元。二儿子陈刚强(声江)村旁开了一家小店。三儿子陈声海在外地打工。在老家受到隆重欢迎,放鞭炮迎接。准备了非常丰盛的酒菜招待我们。

上图:与堂兄堂嫂合影(前排右一五姐,右二堂兄家熏,右三二堂嫂,右四二姐,右五三姐,后排右一四姐,右二大堂嫂)

璪都的璪字原本写作石字旁,因为这个字电脑打不出来,后来经过上级批准,改名为璪都。

                靖安县璪都镇黄埔村委会

离开茶子山后,我们打的到黄埔村(先父过继的地方)。家发告诉了先父曾经的屋基所在,与黄埔村村委会隔得很近。回来的路上,还参观了陈氏宗祠。晚上在家发家吃饭。家发的儿子陈声燕在外地开车,跑湖南至贵阳的长途汽车。两个女儿陈留香、陈留妹均在外地打工。在家发家看了宗谱。晚上在家发家住宿。武军送到茶子山后回了九江,下午还要跑湖北武穴。

         陈氏宗祠的祖宗牌位,上有先父先母的牌位

105上午坐班车到靖安县城,到堂侄声焕家做客。中午声焕在餐馆招待我们,与声焕一家和家发一家共餐。下午声焕带我们游览了新开发的中部梦幻城。下午武军开车到靖安县城接我们,晚上8点半钟回到星子,其他几个姐姐9点多钟回到九江。回来的时候,亲人拿了好多土特产给我们。

   在靖安县城与堂弟家发(前排左二)、堂侄声焕(前排右一)合影

在靖安县城,我们几个姐弟还看望了当年都昌三汊港小学教书的雷克非老师(靖安人)。雷老师是母亲的同事,是我的小学语文老师。雷老师是靖安县仁首乡人,1957年从南昌师范毕业,分配到都昌三汊港小学,在都昌工作了30年,1987年调回靖安。有一年(可能是1988年)在南昌阅卷与雷老师相遇,才知道他是靖安人。后来我到靖安来,曾两次看望雷老师。 

分享到:

上一篇:“熙熙攘攘”不形容车流

下一篇:古汉语一种特殊句式——“之也结构”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