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du.com www.bodu.com http://chenlinsen128.blog.bodu.com/  2018年高考作文题,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印此页

2018年高考作文题,想说爱你不容易

http://chenlinsen128.blog.bodu.com    2018-6-7

                                               2018年高考作文题,想说爱你不容易

陈林森

今天是全国高考第一天,语文学科照例“首当其冲”,高考语文试题特别是作文试题照例受到强烈关注。今天上午11:30,随着语文高考时间甫一结束,全国各地高考作文题在第一时间就在各媒体上揭晓了。尽管能预见今年高考作文题将有一定的政治色彩,但当我看到题目,还是让我吃惊不小,全国高考Ⅰ卷(即包括江西省在内的全国大多数省份共同采用的试卷)上的作文题居然与政治结盟的密切程度到了如此的地步!

这套全国考生使用人数最多的高考作文题全文如下: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

  2000年  农历庚辰龙年,人类迈进新千年,中国千万“世纪宝宝”出生

2008年  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会

2013年  “天官一号”首次太空投课。

公路“村村通”接近完成;“精准扶贫”开始推动。

2017年  网民规模达7.72亿,互联网普及率超全球平均水平。

2018年  “世纪宝宝”一代长大成人。

……

  2020年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2035年  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和机缘使命和挑战。你们与新世纪的中国路同行,成长,和中国的新时代一起追梦、以上材料触发了你怎样的联想和思考?请据此写一篇文章,想象它装进“时光瓶”留待2035年开启,给那时18岁的一代人阅读。

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作,不得抄,不得泄露个人信息不少于800字。

这个作文列举了新世纪以来近十件重大事件,都是振奋人心的辉煌成就,由这些辉煌成就编织成的中国梦,或者说是中学生作文,是何等的正能量,何等的主旋律,但是这样一来,对于写作中的最重要的两个环节:立意和选材,还有学生的屁事吗?学生把这些历史事件按时间顺序串联起来,然后每一个事件之后加一段歌功颂德的话,那也就功德圆满了,你能给他不及格的分数吗?学生之间的写作水平的差距还能够显示出来吗?

下面是光明日报上发表的对于这道作文试题的“专家解读”:

全国I卷作文试题“世纪宝宝中国梦”精选7个年份,既集中展示中国新世纪的标志事件和新时代的重大规划,又精准对接这一代考生成长史的重要时刻,具有强烈的时代感与历史感,引导考生在体会国家进步、民族振兴的同时,感受大国风采、民族精神和时代品格,不断增强自己和同代人的荣誉感、责任感,更充分认识个人成长与国家、与民族、与新时代的深刻关联,更切实感受“四个自信”,在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国梦的生动实践和激情奋斗中放飞青春梦想。

这段话无疑是对这道作文题的最正确、最权威、最经典的理解,你看看,这与领导讲话、人民日报社论还有什么区别吗?这段话充满了“民族振兴”“大国风采”“时代品格”“荣誉感”“责任感”“四个自信”“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国梦”等近几年流行于主流媒体上的一系列标语口号,当一个学生把这些流行口号堆砌上去后,还剩下多少是学生自己的话呢?即便有一些是学生自己的语言,又有多少是学生心中的真心话呢?

本人在2009年,在我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意在批判当年江西省高考作文试题的文章《高考作文不宜直接引入时政热点话题》中一开头就说到:“恢复高考30多年来,高考作文向来不直接考时政热点,即不以时政热点问题作为作文的标题、话题和材料。这已经是高考作文命题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但我无论如何想不到,今年江西考生所使用的全国卷试题,比那年江西卷作文题走得更远,已经是“赤裸裸”地“政治化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选拔人才,而是为了统一思想,那么今年的高考作文题是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最好的,但是如果是为了选拔人才,为了区分那些写作能力强的与写作能力弱的之间的差别,让最擅长写作的考生从千百万考生中脱颖而出,使他们的作文在高考选拔过程中发挥一定的作用,那么,今年的高考作文题是最糟糕的。

因为,对于今年这样的作文题,语文教师完全用不着辛辛苦苦地向学生教授如何审题,如何立意,如何选材,如何组织文字,如何做到思想正确,如何联系实际,如何说真话,……这一切完全没有作用了。语文教师在高三复习阶段做什么呢?就是借来政治课的教材,用语文老师的口吻给他们再讲一遍,重点是教导学生,事关国家的大政方针,不要把字写错了!或者干脆把语文课上成政治课得了。

对这样糟糕的作文题,我真的不想再说什么呢?也许这只是一个信号,它标志着中国的教育将来的走向,那就是回到过去的某个时代。不过,这与我倒是没有什么关系了,本人已经年届古稀,虽然现在还占着茅坑,但马上也要退下来了。别的不多说,下面把我九年前写的那篇文章(简直可以看作是提前对今年的高考作文题所进行的批判)在这里重发一下了罢。

 

高考作文不宜直接引入时政热点问题

陈林森

 

恢复高考30多年来,高考作文向来不直接考时政热点,即不以时政热点问题作为作文的标题、话题和材料。这已经是高考作文命题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恢复高考的第一年——1977年是分省命题,江西省的高考作文题是《难忘的时刻》。当时刚刚粉碎“四人邦”,国家处在拨乱反正的关键时期,每天都在发生轰轰烈烈、令人振奋的历史事件,但高考命题并没有紧跟当时的政治气候,没有用“抓纲治国”这样的时髦口号命题或以揭批“四人邦”为内容写大批判文章,而是用了一个比较含蓄的题目。在这个题目之下,考生可以写粉碎“四人邦”或恢复高考等重大历史事件,也可以选择考生自己生活中的事件。(但是这一年其他省市的作文命题大多带有浓厚的时代遗痕,如上海《在抓纲治国的日子里》,山西《心里的话儿献给华主席》,天津《宏伟的目标鼓舞着我》等。)江西省从1978至2004的26年中,一直采用全国卷语文试题,分析这26道作文试题,没有一道题目是直接以当年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或时政热点问题作为题目或话题,也没有把时政热点问题作为作文的原材料。从2005年开始,江西省高考重新自主命题,这5年的作文题分别是:

2005:脸(话题作文)

2006:雨燕减肥(话题作文)

2007:语文,我心中的一泓清泉/语文,要说爱你不容易(命题作文)

2008:为田鼠或田鼠的天敌代拟一封给人类的信(材料作文)

2009:兽首拍卖,要求写一篇议论文(材料作文)

2008年作文题目上的材料并非发生在当年的事情,认真地说,这样的环保题材年年都有,1985年全国卷的作文是以环境污染为内容给光明日报写一封信,都不属于时政热点,实际上只有2008年全国卷1以四川地震为材料的作文和江西省2009年的作文试题才是考了时政热点。这道试题甫一公布,就引起媒体热议。首先是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这个头衔很好玩)王旭明在他的腾讯博客上发表文章(后经很多网站转载),提出高考作文应当“离现实再近些”,在这个意义上,他说他更推崇江西的作文命题:就兽首拍卖发表看法;辽宁的作文命题:明星代言你怎么看;江苏的作文题目:品味时尚……

其实这几个省的作文命题并不相同,关于明星代言广告和追逐时尚都是一种社会现象,并不构成时政热点,充其量属于社会热点,真正属于时政热点的今年只有江西省一家。根据中国国情,时政热点包括党和政府重要政策和国内外新近发生的重大时事事件。这些时政热点大都具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鲜明的价值取向,严肃的政治道德意蕴,以及各主流媒体的强烈关注。例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会等重大事件。2008年全国唯一的例外,就是全国卷1以“抗震救灾”为内容范围的材料作文。这篇作文在当时的背景下,受到了很多人的喝彩,但却是一个危险的先例。有的人说像汶川地震这样的民族灾难,居然撼动不了高考游戏规则(即指高考作文回避时政热点——引者按),不能让我们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生接受灾难教育,这样的教育又有何用,教育出来的学生,我们又能指望什么呢?这样认识问题就太可怕了,我们的民族年年都有严重灾难,也有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大时事事件,那岂不是说,我们的高考作文年年都要考这些时政热点问题了?全国卷从1978至2007年整整30年都没有考时政热点,那岂不是说这30年中都没有发生过重大时政要闻,或者是这30年培养出来的学生(高中生和大学生)将来都毫无指望?把高考作文考时政热点问题的意义提到这样的高度,本身就是荒谬的。

高考作文不宜直接考时政热点问题,这本是恢复高考以来几十年来作文命题的实践所逐渐形成的不成文“规矩”,也是对“文//革”前高考作文直接为政治服务的泛政治化倾向的拨乱反正。建国后至文//革前,高考作文试题有浓厚的政治倾向,自觉地、迅速地体现当年的时政热点,蕴含着当时鲜明的意识形态色彩。例如:1958:当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公布的时候;1960:大跃进中的新事物;1961年:我学了毛主席著作以后;1965年:论革命与学习/给越南人民的一封信。在这样的政治文化背景之下,学生很难展开想象和联想的翅膀,更不用说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了。1977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有人称之为“缓冲期”,人们仍然维持着“文革”思维的惯性,当年大多数省份的作文命题仍然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命题者紧扣了当时国家的政治需求和社会特点,带有明显的政治化和形式化的倾向。从1978年开始,全国高考命题逐渐摆脱泛政治化和紧跟政治形势的倾向,逐渐进入开放多元的时代,在命题立意上,由过去关注政治热点和社会热点,发展到关注人本身。30多年来,我国的高考作文命题越来越切合学生的实际生活,越来越符合高考作文自身的发展规律,高度开放性的、价值多元的、充满思辨和哲思的、并附着情感色彩的作文题正在占据高考作文命题的主流。今天,个别省份的作文命题重新走回到原来的以时政热点作为材料、话题或题目,这是对这一潮流的反动,是没有出路的。

为什么高考作文不宜直接引入时政热点?这首先是由语文学科的性质所决定的。语文课不等于政治课,时政热点是政治课不可回避的内容。众所周知,文章的立意是灵魂,而作文如果是考时政热点,立意就会受到社会舆论和主流意识形态的严重束缚,同时也会接受所提供材料的暗示和影响。中国人民大学教师陈壁生在《新文化报》发表文章指出,江西省的高考作文题的材料中所说的拍卖者到底是“民族英雄”还是“破坏规则”这样的判断,本身就带有强烈的威慑性:对正在考场上的中学生来说,谁敢去轻易否定可能的“民族英雄”呢?九江一中特级教师李恂生认为:江西今年作文命题有政治化倾向,高考语文主要是考察学生对语言的理解、运用和表达能力,如果这种趋势发展下去,用政治化的东西切割语文,对语文是一种极大的伤害。语文学科的作文,其宗旨是检验学生的语言表达能力,而不是检验他们的政治思维和对时政素材的把握,应当尽可能让学生写自己生活中的经历和自己感兴趣的题材,而不应当用统一的时政要闻去束缚他们的手脚,让他们在考场作文中充当主流媒体的“传声筒”。高考作文不直接考时政热点,并不意味着考生在考场作文中也不能涉及这些热点问题,作为记叙文中的素材和议论文中的例证,考生都可以涉足,但这应当是自然贴切地使用和引用,而不是给作文贴上社会政治的标签。2008年北京一位中学教师谈到当年北京地区高考作文中的情况时说,尽管作文题本身与最热点的问题——四川地震无关,但考生作文中地震材料出现频率很高,约占70%。但很多考生用这些材料时生拉硬拽,与文章中心无关,或者没有合理的分析,不能成为有力的论据。

其次是高考作文如果考社会时政热点,很容易造成猜题、押题的风气,也容易造成作文题目或题材与既有的模拟考试作文试题以及相关试题撞车。今年江西省考“圆明园兽首拍卖”事件,结果已经出现所命之题与江西省九江一中考前的一次月考作文试题的雷同(《浔阳晚报》2009年6月11日),同时还与江西金太阳教育研究所编的一份模拟试卷中的语言表达题大同小异。有人也许会说这是偶然的现象,其实这其中存在着必然的因果关系。去年江西出了那道“田鼠或田鼠的天敌给人类写信” 那样的怪题,目的就是为了“反猜题反押题”,尽管在这一点上是大获全胜,但考场作文所出现的很不理想的局面和师生的强烈质疑,意味着成本太高。今年规定文体,采用评述性的材料作文,其目的显然也是为了这两“反”,然而结果却是被人“押中”了,这大概是命题者所始料未及的吧?文//革前的高考作文试题往往是紧跟形势的政治性题目,就经常被人“押中”,这种深刻的教训应当记取。道理很简单,不但各校高三语文教师会关注包括时政要闻在内的社会热点问题,不管他们是作为猜题押题的法宝,还是仅提供写作素材给学生参考,都可能为一部分学生提供考前的准备,使这部分考生不是发挥考场中的审题、选材等的能力,而是是否有某种幸运。各类写作辅导书刊也往往会在时政热点问题上大做文章,结果就会出现高考命题人与书商之间的博弈,也就极易造成各类合法与非法的教辅读物的泛滥成灾。

高考作文考时政热点问题,将使考生立意的空间缩小,没有更多的发挥余地,不利于创造性思维的培养。因为时政热点问题背后的背景太复杂,考生在政治上不成熟,一不小心就会导致简单、片面、极端的偏差,或者与主流媒体的主流意见不能保持“高度一致”。有网友发帖子说,比如兽首事件,如果您考虑到今年是伟大新中国60周年华诞,将蔡铭超同志的“爱国”壮举与中华民族百年以来渴望雪耻的内在冲动牵手,你有可能会赢得不少头脑相对简单的阅卷老师的心,但遇到头脑相对清醒的阅卷者,自然就会觉得在全球化的今天,用流氓的手段对付强盗的子孙肯定不是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公民应该具备的素质,更希望你当冷静派说诚信。作文题既不是对错立判的选择题,结果也非绝对无私的计算机决定,故无论你怎么写都会陷入一场生死难料的赌局。http://gd2009.teacher.com.cn/Dvbbs/topic.aspx?topicid=7365

高考作文直接考时政热点问题,还会导致考场作文千人一面,千篇一律。因为至少在题材上不能做到“百花齐放”,只好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是无需多言的。

最后就是高考作文的公平问题。这也是很多人所关注的。《南方周末》发表陈谦先生的文章指出:在这类命题中,江西省的《兽首拍卖》值得商榷。作为对学生综合素质的要求,期待他们关心时政,了解海内外各方新闻动态,自无可非议。但作为考生,若对“兽首”事件缺失了解,其正常写作水平的发挥,就可能遭遇障碍。这里涉及公平竞争原则。从这个角度说来,江西省的高考作文题,是值得关注的动向。

人曰:难道高考写作不要为现实服务吗?答案是肯定的,但为现实服务不等于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不等于直接考时政热点。为现实服务应当紧密结合中学生实际,培养他们观察生活、表现生活的能力,引导他们表达真情实感,陶冶他们向真、向善、向美的情操。课改后的高中新教材在写作部分倡导“自由作文”,特别强调“有个性、有创意地表达”,因此,为现实服务要结合高中生的年龄、阅历等特点,让他们在作文中说出他们自己能够理解的话,而不是拿复杂的现实政治问题去考他们,要他们说出命题者所“预设”的话,对他们现实生活以外的重大政治问题“表态”。在高考作文中考时政热点,当然不是什么“自由作文”,也很难“有个性、有创意地表达”。拿文//革前来说,难道只有前述紧跟政治形势的那些作文试题才算是“为现实服务”,而1962年党和政府执行调整政策、国内政治形势相对宽松时期的《雨后》反而没有“为现实服务”吗?

存在就有它的合理性,除非客观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考作文本来就不宜考时政热点,这可以说是一个“常识”,也是文//革前后半个世纪左右的高考历史从正反两面所反复证明了的一个规律。恢复高考以后,如果不算1977年这个“缓冲期”,目前只有2008年全国卷1和2009年江西省的高考作文试题去“碰”这个“壁”,事实上已经遭到媒体、考生和不少网民的诟病。当然考题揭晓之初,总有一些抢新闻的记者以及年年接受记者采访的“名师”的喝彩,但是新浪网等媒体所进行的调查都是可以说明一些问题的,各大论坛上也可以了解一些情况。现在还正在进行高考阅卷,我估计,今年江西高考作文的阅卷现场将会和去年一样,出现一些令人尴尬的场面。